欢迎访问gd视讯平台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地矿文化 > 职工文苑

“我看脱贫攻坚新成就”专题调研活动撰稿——李老师回故乡

发布时间:2020-09-18 17:25:56 信息作者:马波 访问次数:192 字体大小:

9月14日,队组织40余名退休人员、机关干部赴肥东县梁园镇护城社区开展“我看脱贫攻坚新成就”专题调研活动。

地质队人员结构复杂,员工来自五湖四海。在我们这支调研队伍里,水文地质工程专家李开忠老师,竟然就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梁园镇护城人。一路上,他自然就成了我们这次活动的焦点人物。李老师已70多岁,中等个儿,肤色黝黑,面庞棱角线条明晰,只是腰有点佝,那是多年来严重的工伤渐渐导致的。在那个年代,六十年代毕业的老牌大学生被视为“臭老九”,是必须到生产一线“劳动改造”的,李老师在一次劳动中腰被机械严重砸伤,后来才到职工子弟学校任教。

缓缓而行的大客车一路且行且停,我们不时下车参观这里的乡村经济建设、农业生态文明建设诸多项目,有珍稀花卉种植、稻虾养殖、有机农作物种植等等。李老师始终按奈不住有些激动的心情,颇感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他的故乡。

李老师的前半生有两个沉重的心结:一是日思夜想逃离自己的家乡,二是百思不解自己的家乡为什么总是那么穷,为什么让人永远看不到希望。那时的家乡,白天满世界荒山野岭,不毛之地;夜晚夜幕四合,满目漆黑。晴天,水贵如油,雨天,泥水横流。李老师在家乡中学读高中时,有次伙食费差两块五毛钱,学校老师让他回家讨要。回家后父亲说没钱,他返回学校,老师也没办法,让他再回家讨要。结果那天他步行七十多公里也没讨到那两块五毛钱,又累又饿,极度疲乏晕倒在小路旁,所幸被一亲戚发现,用一辆牛车把他拉回了家,捡回一条命。有年冬天,他不到十四岁,白天上学,晚上到水库工地挑河泥,没工分没钱,就为了挣一小碗黄豆。而如今的护城社区百姓在家门口打工,每天至少挣百元。

李老师高中毕业考上北京地质学院,打开了人生第一个心结。临行前身无分文,县乡政府分别资助了十元钱,亲戚们两三元、三五元,一共凑了五十多元钱,就这样,李老师只身赴京求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地质战线,多年再没回故乡了。即使到了1990年,李老师从合肥赶往久别的老家探亲,由于道路实在难走,加上天色渐晚,看不见回家的路,艰难辗转,结果从早上出发直到晚上才到家。说到这里,李老师已泣不成声。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在家乡的土地上,李老师再一次地叩问苍天:世界那么大,为什么偏偏这里是我的家乡!为什么!为什么!

“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良久,李老师从不堪的往事中回过神来,他说,他现在经常回故乡走走看看,国道、省道、村村通早已如网络一般,从合肥过来仅一小时左右。“还有那个亮化工程,”他几乎炫耀似地告诉我们:“每到夜晚,整个梁园镇那么多社区,就我们护城最亮!”显然,李老师的第二个心结早已打开。的确,我们此刻深刻感受到了乡村文明建设方方面面巨大的变化和成果。但在李老师面前,我们再多的感受也一定肤浅,于是我们问他,家乡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李老师的回答让我们有些意外,一时,集体静默。我事后想,那是他以前半生刻骨铭心的痛和后半生突如其来的快乐进行了鲜明的对比和内心强烈的观照,以他在农村长大的老知识分子的深刻思考才有了这样的答案,他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家乡最大的变化是当地的各级党组织、各级政府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们把脱贫攻坚,把带领、组织、引导广大农民勤劳致富、创新发展,过上更加美好的日子这件事,当做头等大事!”仔细想来,仔细看来,让我们所有人毋庸置疑。

临别,我们在路边遇到几个兜售农副产品的村民,有当地产的有机大米,有鸡有鹅,大米色泽剔透,晶亮饱满,鸡鹅咯咯乱叫,扑腾不止。叫卖的村民中有一个漂亮的村姑,恰是李老师的亲戚。她报价说,自家散养的老鹅15元一斤,自己种的大米4块3一斤。李老师立即把她拽到一边说:那不行,这都是我多年的同事和朋友,还要优惠。他就自作主张说,老鹅10元一斤,大米3元一斤。村姑很豪爽:“没问题,那就这样!”我拎了两袋米对村姑说:“没带现金,支付宝?”村姑扬了扬手中的智能手机:“当然!”那份潇洒,那份自信再次感染了我们。

(马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xxfseo.com